孩子打小聪明

咕咕咕

就无语。。

世人常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可是热带雨林里咋还会飞出企鹅?

它的言论真的就是我看不懂,但我大为震撼,堪比当初某爽的tmd烦死了,我觉得但凡稍微有点儿智商,都不至于说出这种话。

我可以骂人吗?啊,不行啊,那我没话说了。

其实我想说的很多,大家都说过了,我也就不去重复了,毕竟大家都懂,是怎么回事,但是如果因为大家都知道了,我就不再说,那我可能会憋死。

还有那个名字,杰哥看了直呼晦气。



人设修正我是专业的

每当一个世界被观测,然后被画or写出来,在获得更多人喜爱的同时,也得到了更多能量,被用来升级世界。同人创作能够让世界更为人所知,得到更多更多的能量,但是太过ooc的作品,不仅会浪费主世界的能量去创造那个世界,而且说不定还会劝退。

于是新的职业诞生了,被世界意识雇佣的人设修正员!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灵感来自于问答区

会试着写一点点草稿。

天使也曾来过悟的肚子

印象深刻

当然是顺平



太疯狂了吧,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赞。


忽然知道为什么上了热评,大家都爱说,看看孩子的文吧,但是想想就我那个破文笔,还是算了吧,要脸。

芥川龙之介×金木研

简单来说就是我有点想看,但自己懒得写,于是……就是这样了,但是我有点没看懂他写的什么。

就不打单人tag了,免得丢人现眼。

《坏小孩》阅读体

★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入

★大型ooc现场






“‘普普’不是你的名字,是侮辱性的绰号,你已经不在孤儿院了,应该永远和这个绰号告别。我会告诉耗子,我们以后再也不能叫你普普,必须叫你月普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朱朝阳想了想,道:“我十二号开始要补课了,要上半个月的课,到时可能出来的时间不多。相机里有那个男人的视频,所以照片不能去打印店打出来。嗯……不如我现在带你去照相馆拍照片吧,多拍几张,你一定要笑,你爸肯定想看到你高兴的样子。”

傍晚,周春红从景区回来,带着一脸怒气回到家,见到儿子,她强忍住怒火,关切地问:“朝阳,昨天朱永平是不是来找过你了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朱朝阳无所谓地笑了笑:“妈,这就是你不聪明了。钱上又没写婊子的名字,落在你面前,你不捡,这是跟自己过不去。”

他突然冷笑一下,“别说这些钱,就算他们整个厂子给我也是应该的,给我多少钱,我都会心安理得地拿来,这是应该的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不,我不是说这个,”丁浩想了想,努力组织劝说的语言,“你……你要杀了你爸,这样做的结果是,你心里永远都会背着这件事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朱朝阳叹口气:“我知道,但现在的情况是,婊子和我爸都对我产生了怀疑,他们说这件事和我脱不了干系,不是我干的就是我找别人干的。如果婊子找人调查我,一直查下去,迟早有一天会知道我有你们这两个朋友。到时不光我会被抓走,还会拖累你们两个。她叫夏月普,再也不是孤儿院的普普了。你也不想再见到死胖子院长对吧?如果这些事都暴露了,你们再回到孤儿院,那结果会怎么样,想想都好可怕。”

朱朝阳打断他:“我不会怎么样,我心里不会感到半分难过。我已经没有爸爸了。我只有一个妈妈和你们这两个朋友,你们是我最重要的朋友,也是唯一的朋友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朱朝阳又摇了摇头,道:“不会,他们出事的那天我在学校上课,警察不会认为是我干的,而且我一个小孩,警察也不会认为我能雇凶杀人。”

“那个男人,要那个男人去干,我们三个小孩,根本没办法杀死两个成年人,那个男人已经杀了三个人了,警察完全没抓他,他一定有很多别人不知道的杀人办法,他肯定有办法把事情做得别人完全看不出的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这……”丁浩瞧着朱朝阳说着计划的模样,眉宇间透着一股让他都感觉害怕的冷酷。

朱朝阳看了他们俩一眼,道:“只剩下最后一件事,我们必须要说服那个男人,必须威胁他。那个男人肯定是不愿帮忙杀人的,到时你们一定要态度鲜明地站在我这边,不能让他感觉到能劝服我。而且我们一定要非常强硬,逼迫他必须帮忙,威胁他如果不同意,我们三十万不要了也要把相机交给警察!”

(张东升:“倒了血霉,碰上你们三”)

(带孝子)

(只有我觉得帅吗?)

(你不是一个人)

(在书里看看就行了,要是现实中遇到,你俩胆子不被吓破就算好)

(朱朝阳要开始操作了)



朱朝阳心想“肯定没这么简单,不会这么快结束的。”

严良在那祈求上苍保佑,不要被送回孤儿院。

普普有些忐忑,她能感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,就像是利剑,洞穿了她的心。

张东升为书中的自己默哀了三秒,然后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,继续看起了书中这场大戏。

大家的想法,各不一样,各自为谋。

但是也是有共通的地方的,那就是他们的想法都是想让自己获得最大的那块蛋糕,就算没有办法,也要保证自己不损失。

人类,始终都是利己主义者。





普普问朱朝阳什么时候去找那个男人,他表示要越晚越好,越晚给那男人思考对策的时间越少,到时用最强硬的态度,迫使他别无选择。

他和普普约定了一早在盛世豪庭小区门口碰头,随后一同按响了那个男人的门铃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朱朝阳打断他的话:“叔叔,今天来我不是听你说教的,这件事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,没有回转的余地,你——必须——帮我——杀两个人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我告诉你吧,我为什么必须杀了他们。我爸和他老婆有个小孩,一个多月前,那小孩在少年宫被人推下去摔死了,结果我那天刚好在少年宫看书,女表子说人是我杀的,警察找了我,他们证明这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可女表子不信,她好几次找上门了,打我还打我妈,甚至雇了人泼了我和我妈大便,还有家门口也被他们用油漆泼了。她放话,一定会派人弄死我,会三天两头找我麻烦。你说,如果他们不死,我还能活吗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他们很有钱,我妈很穷,没钱,根本斗不过他们。如果有人三天两头走在你背后,朝你泼大便,这是不是比死还难受?”

“我跟你说过了,警察这件事管不了,雇人泼大便,我又没证据是她干的,就算查出是她指使人干的,最多关一两天就出来了,又不会坐牢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朱朝阳冷声道:“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,这好办,平时机会不多,这次机会来了。三天后,也就是下周三,他们会去给他们的小孩上坟。上坟的地方我知道,是东郊大河公墓,那里位置很偏,旁边都是山,大夏天的,坟地上不会有其他人,这季节上坟,一定是大清早去的,在坟地上神不知鬼不觉,这是最好的机会。”

张东升冷冷地看着他,他本来是想表示不是他不愿帮忙杀人,而是能力限制,办不到。他根本没想到朱朝阳不但有杀人的想法,甚至在哪杀人都替他想好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朱朝阳连忙道:“不可能!她是我朋友,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永远不会后悔,更不会怪她,一切都是我想出来的。”

张东升流露出震惊的表情望着他们俩,难以想象朱朝阳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说服普普帮他杀他爸,更想不到,这俩小鬼不光在哪杀人想好了,更是连怎么杀人都想好了。似乎是设计了好久,今天吃定自己了,不给自己任何理由拒绝。张东升顿时感觉到一种冰冷的寒栗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不光只有你一个人会在警察面前演戏,我也会!我那天在上课,只要一口咬定不知道,警察凭什么怀疑我!”

朱朝阳道:“叔叔,如果你帮我做成这件事,我们有你的秘密,你也有我的秘密,那样我们之间就可以完全信赖,我们也不会再拿着相机威胁你了。”

(朱朝阳:我都帮你想好了,你动个手就行)

(小狐狸亮出了它的爪子)

(朱朝阳不仅当张东升想好了杀人地点,还帮朱永平和王瑶选好了坟地地点)

(死后在阴间做一家三口也挺好的……吧)

(真就🐮🍻)

朱永平突然冒出了一句:“朝阳,爸爸对不住你”谁知道他是真的良心发现了,还是怂了。

一看王瑶的脸色,就是知道她不舒服,想破口大骂,但是她没有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朱朝阳身上,在无形之中逼着他就范,道歉。当朱朝阳看回去的时候,一个个的看天看地,就是不看朱朝阳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很抱歉,早上没有登老福特,忘记更新了。。

真的很抱歉,对不起大家。

可能是因为咕咕咕的日子太长太久,导致我今天早上也差不多习惯性的咕了,不过还好我晚上想了起来,否则就不是咕掉早上,而是咕掉今天了。

但是我真的得说,呱呱呱的日子,好爽!